WFU

網站頁籤

2017年5月26日 星期五

[Capital] The Wizard of Lies




對那些在 2008 年金融海嘯之前就入職的金融從業人員來說,馬多夫這個字眼彷彿是上個世紀的事情了。

HBO 在本月推出自製電影《The Wizard of Lies》,內容敘述金融海嘯那年發生的「馬多夫騙局」,以及騙局的主人翁馬多夫(Bernard Lawrence “Bernie” Madoff)其人其事。


由於這部 HBO 自製電影是依據紐約時報記者 Diana Henriques 貼身採訪馬多夫本人之後所撰寫的一部側寫式的專題報導,書名也是《The Wizard of Lies: Bernie Madoff and the Death of Trust》,書本成書甚早,台灣也早已有中譯本《謊言教父馬多夫》

我不曉得 HBO 是基於什麼樣的原因要在這個月推出這部電影作品,電影的視角倒不是以揭弊的角度切入,夾雜著記者訪問馬多夫時候的口白,專注於馬多夫家族在弊案爆發之後的心路歷程,比較像是在為馬多夫家族平反似地,對這個金融體系(美國的金融體系)提出質疑。

飾演馬多夫的是老牌演員勞勃狄尼洛(Robert De Niro)、蜜雪兒菲佛(Michelle Pfeiffer)飾演馬多夫的老婆 Ruth。即便有兩位老牌演員加持下,這部電影的表現不算太好,IMDb 上的評分只有 7.2 分。

整部電影的氛圍在理性的爬梳中進行,用半紀傳方式闡述馬多夫是如何一步步編織出瞞天大謊,以及在這一切信任都消逝之後,馬多夫的家人如何生活在政府與主管機關的壓力下,與投資人的責難中。

馬多夫騙局無論在當時或是現在對於全球的金融市場來說都是一記重擊,馬多夫本人除了擔任自己經營的資產管理公司 Bernard L. Madoff Investment Securities LLC 的主席之外,過去曾身兼多項金融市場管理的委員會主席。

劇中馬多夫的兒子 Mark Madoff 甚至誇張地表示,馬多夫甚至可說是 NASDAQ 指數的創建者、現代證券交易市場奠基者,在面對 FBI 的詰問時,惱羞成怒地質問 FBI 探員:明明 FBI 與 SEC(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ion,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都調查過他父親 Bernie Madoff,怎麼會連他們都不知道馬多夫的這家公司是一場騙局?何況馬多夫的公司全盛時期管理超過數百億美元的金融資產。

這當然是一場嚴重的信心危機,許多人把畢生的積蓄交給馬多夫管理,沒想到最終竟然都是一場騙局,收取的資金沒有投入股市,而是拿去偽裝成基金的獲利績效,貼補前期投資者的帳面利潤。(即所謂的 Ponzi Scheme)

馬多夫在被捕後直言不諱承認所有罪行,所有人赫然發現,馬多夫連妻子、孩子都矇在鼓裡,坦承所有的罪行都是一個人(或許再加上幫他做假帳的 Frank 吧)所為,與家人無關。馬多夫的親弟弟 Peter Madoff 甚至擔任公司的法遵長(Chief Compliance Officer),竟也對此騙局渾然不知。

馬多夫的衝擊也影響了許多影視作品,例如《2 Broke Girls》,劇中雖然沒有用 Madoff 這個字,但女主角之一 Caroline Channing 的父親因為金融詐欺而入獄,女兒破產只好到韓國人開的小餐館打工,而且極不願意讓人知道她的姓氏 Channing,便是影射 Madoff。

我們在電影裡也看到許多熟面孔,例如飾演馬多夫兒子 Andrew Madoff 的 Nathan Darrow,則是在影集《Billions》中飾演 Mick Danzig。(當然,大部分的美劇迷應該會比較記得他在《House of Cards》中飾演總統貼身侍衛 Meechum 吧!)《Billions》裡的 ‘Dollar’ Bill Stearn 這回在電影裡則改扮 FBI 探員。

此外,Bernie Madoff 的辯護律師 Ira Sorkin 也被借名,《Billions》中 Chuck Rhodes 的辯護律師也叫 Ira。彷彿金融相關的影視作品,或多或少都可以從馬多夫騙局中借用不少素材。

電影《The Wizard of Lies》是冷靜的、是精緻的,它忠實沈穩地呈現馬多夫一家人面對各方壓力下的日常,連當時只有 iPhone 3 這個細節都注意到。有一幕勞勃狄尼洛與蜜雪兒菲佛在臥室裡,討論丈夫如果去坐牢,太太該用什麼方式自殺?這種帶有溫柔親情的黑色幽默,是最令我動容的一幕。

而電影最終將還是要告訴觀眾馬多夫編織這套謊言的動機,馬多夫回答說,這大概是他最大的弱點,就是他太想討好每個人了,以至於沒有辦法容忍失敗,只好用一層又一層的謊言去包裹這個失敗,謊言與偽裝越包越多層,終於大到再也扛不住了,只好像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冷酷又無奈地面對各方指責,毫無抵抗地承認所有的罪行。

電影最後定格在勞勃狄尼洛堅毅又彷彿無奈的臉上,他說道「Am I a sociopath?」他反過來問採訪他的記者:不是說只有反社會人格才會幹出這種滔天的壞事嗎?那你看我像嗎?跟那些殺人越貨的強盜的差別又在哪呢?只好留給觀眾去思考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