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網站頁籤

2017年7月12日 星期三

[Balance] 誰把音樂變免費



「我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 成龍,2004

我真的忍不住不去引用成龍的這句名言,MP3 這個簡短的名詞、縮寫、副檔名對我們這代人來說是一個再熟悉不過的東西,尤其在人手一台智慧型手機的年代,每個人的手機裡都有裝載一些 MP3 格式的音樂或有聲書,而至於每人手機裡的 MP3 中有多少是合法、多少是侵害著作權的非法下載?各自心裡都有數。

仔細回想起來,MP3 作為一個符徵,標誌的是整個世代幾近「聯合」的全球共犯結構。

有些人覺得微軟的 Windows 作業系統一套近萬元,對窮學生來說,有極大的盜版誘因。但一首樂曲換算單價可能約略在 1 塊錢美金不等,整個世代的人卻樂此不疲、甚至「光明正大」地盜版,想想還真的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而多數人竟然早已習以為常,完全不會有任何一丁點良心上的不安。

這本《誰把音樂變免費》從 MP2、MP3 格式的確立、風行開始講起,發明 MP3 格式的德國工程師雖然在爭奪影像壓縮技術標準上落敗給 MP2,但後來卻發展成全球風行的音頻壓縮格式。也講到 90 年代唱片業的黃金年代,唱片公司的兼併帶來的超額利潤,隨後急轉直下突然變成了艱困行業。

而到今天,人們像轉開水龍頭般地打開手機上的 app,串流技術成為拯救音樂產業的微小希望,而唱片本身早已不像從前那樣,是唱片公司的主要營收來源,而成為愛樂者的收藏品、細水長流的長尾理論,甚至,現在也越來越少人囤積 MP3。

經歷過這一整個時代變遷的我,在書店看了序言後就毫不猶豫地刷卡付錢(中譯本定價不便宜),GoodReads 網站評分 4.21 分算是讀者反應相當優良,作者 Stephen Witt 與我是同一世代的人,肯定也是個愛好音樂者,除了如數家珍地標示每個被「盜版」的暢銷專輯,也從使用者的角度,詳細地檢視了壓縮技術的進化與音樂產業的變遷過程。


2017年6月28日 星期三

[Bridge] 與鯊魚游泳—深入倫敦金融圈的秘境旅程



作為一個在外人泛指為「金融業」的從業人員,看到這本書最大的疑惑,便是作者為什麼要針對倫敦金融城裡的投資銀行從業人員進行田野調查?並且用了《與鯊魚游泳》這樣的書名(英文書名也是《Swimming with Sharks》),是出於好奇?職務上的必須?還是為了咎責?

這是一本始於 2011 年、終於 2013 年的寫作計畫,作者 Joris Luyendijk 是一名荷蘭籍的記者,透過與號稱上百名倫敦金融從業人員的訪談中,以外行人的角度逐步解構金融業—特別是投資銀行圈—的行業生態。作者進行這個計畫的部落格文章,可以在英國衛報(the Guardian)的網頁上讀到

2011 年是金融海嘯過後,全球經濟大致回穩的年代,許多在金融海嘯裡被裁員解僱的人陸陸續續回到工作崗位,當然也有些人因為有了高額退休金,得以過著悠閒的退休生活。無論業內、業外人士,開始了回顧、反省這場災難成因與追蹤。

例如書中多次提到前高盛(Goldman Sachs)的執行董事(Executive Director,我實在很不喜歡這種翻譯法)Greg Smith 在 2012 年投書紐約時報的著名文章《我為什麼告別高盛》(Why I am Leaving Goldman Sachs),彷彿靈魂與金錢總是無法兼得。

不少也讀過這本書的同業朋友讀完後幾乎都有相似的感想:「啊!原來我做的工作這麼討人厭啊。」但多數人卻也沒有打算辯駁的意思,畢竟金錢是使人異化(alienation)的元兇,更何況是專門從事買賣金錢的行業及從業人員?

雖然金融海嘯的 Ground Zero 及重災區是紐約,然而身為全球金融中心前三名的倫敦自也無法置身事外,透過 Joris Luyendijk 的筆,我們發現全球的(投資)銀行人似乎有許多共同特質,如同全球化下自由流動的資本,流淌在世界上每個(投資)銀行人的血液之中。

其中倒是有幾點可以與大家分享

2017年6月8日 星期四

[Capital] 銀光盔甲



一大早就有朋友傳這本新書訊給我。

我曾經只有那麼一回跟著當時的主管與當時還是德意志銀行台北分行總經理吳均龐在同一會議室開會,印象中就是個一直對你笑讓你心裡發寒的「奸商」,吳總可以上一秒還在跟你說笑話,下一秒就正色問你極為尖銳的敏感問題,令人難以招架。

當時我買了他寫的前一本書《Money Game:金錢遊戲》,得知吳總是台大交響的大學長,多了點親切感。這本書雖然是第三人稱觀點的中篇小說,但是可以讀得出來,內容其實是吳總個人從業的經驗回顧,以及故事主人翁「程風」如何對付職場上那些混蛋(主要是歪國人)的手段,闡述美式資本主義下的金錢及職場遊戲規則。

從事企業金融工作的好處之一,就是能看到形形色色的人,面對金錢、資本,人類異化或反制的故事,有的感人、有的令人無言,多數的時候沒辦法說,剩下的,只好等退休的時候再講,就像這本《銀光盔甲》

這幾年台灣的銀行業開始變得動蕩不安,不少年齡還不算老的前輩申請退休,除了因為資金氾濫使得傳統銀行業務變得沒有辦法像過去一樣好賺之外,日益提高的遵法成本使得大部分的從業人員發現,從事這個行業,除了錢難賺之外,還挺容易被抓去關。這或許一個外商銀行的(前)總經理經年累月不得不隨時隨地提防謹慎所培養下來的行事習慣。

後來又有一次機會又因為某一案件必須與德意志銀行進行交易,但三方對於某個交易風險掌控點多所爭議,據說後來是在去電給吳總經理,得到不會出賣交易對手的承諾之後,這場交易才得以順利完成,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一言重萬金吧。


相關連結


2017年5月26日 星期五

[Capital] The Wizard of Lies




對那些在 2008 年金融海嘯之前就入職的金融從業人員來說,馬多夫這個字眼彷彿是上個世紀的事情了。

HBO 在本月推出自製電影《The Wizard of Lies》,內容敘述金融海嘯那年發生的「馬多夫騙局」,以及騙局的主人翁馬多夫(Bernard Lawrence “Bernie” Madoff)其人其事。


2017年4月27日 星期四

[Balance] 沙威瑪續集,數位與資訊落差

本文刊登於「點子生活」網站,文章連結在此
完稿日:2017/04/26


上一次有人這麼玩食物又玩得這麼大,大概是肯德基的無頭雞事件。

一開始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謠言,說肯德基為了要增加食物產量、減少雞隻的下腳料,在實驗室裡秘密培養了一種沒有頭,但有 6 隻翅膀 8 隻腳的怪物,這樣子每宰殺一隻雞所能獲得的雞翅、雞腿量都可以倍增。

無頭雞這個謠言鋪天蓋地地在網路上流傳,三人成虎,原本一笑置之的人開始動搖了,如今你到 Google 上搜尋這些字串,還或多或少能找到一些遺跡,可以見證當時群眾的恐慌與疑惑。

網路謠言與這種無心的搞笑,一開始可能都不是惡意,可是無論多荒謬,只要人心開始動搖了,眾口鑠金,總是有人相信,於是乎,輕則貽笑大方,重則傷人害己。


2017年4月23日 星期日

[Bridge] 沙威瑪事件以及一些回憶



沙威瑪這個玩笑似乎開得太大了,事情發展到今天,可以解讀為有人無知、或是刻意的惡作劇,無論是哪一種,只能說網路上有愛搞笑的好人,也有瞎起哄的惡人,人真是得多讀點書,有知識才不會被呼嚨。

(沙威瑪事件的懶人包請看這篇報導,以及後來有多事的人在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出這個也不知是搞笑還是惡意的提案

不過說到沙威瑪,倒是勾起我學生時代的回憶。我在學生時代曾經到德國遊學,在德國小鎮裡待過短短一個月的時間,每天最煩惱的就是我的晚餐。

2017年4月6日 星期四

[Balance] 《歐洲的心臟:德國如何改變自己》



德國強盛嗎?那為什麼德國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葛拉斯(Günter Grass)會寫出《消逝的德國人》(Die Deutschen sterben aus)?德國是歐洲的領袖嗎?那為什麼他們會允許無賴的希臘政權繼續留在歐盟裡拖累歐洲經濟體的表現?

我們對德國不如對美國那麼熟悉,但卻是台灣近年許多重大關注議題的表率與借鏡,我們有太多關於自身的疑問急切地想從先進國家的經驗裡得到解答,但是歷史畢竟不可複製,許多現今的景況是多重因素交織累積而成的,我們只好帶著自己的疑問,去向其他國家尋求解答,這本《歐洲的心臟:德國如何改變自己》就是這樣的產物,一個台灣記者的德國在地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