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網站頁籤

2018年3月24日 星期六

[Bridge] 《激蕩十年,水大魚大》



這是一本相當「新」的書,所說的「新」指的不只是出版日期的新,更是書中內容的編排,吳曉波的激蕩系列最新的一本,整理的是 2008 年到 2018年(初)這 10 年的中國企業發展史,這 10 年對我這一輩的人來說是相當重要的 10 年,它恰巧是金融海嘯發生後的 10 年,也是我們這代人工作討生活最黃金的 10 年,用這本書來回顧所經歷過的歷史,相當地有代入感與參與感。 

這本《激蕩十年,水大魚大》目的是要以編年史的方式紀錄這十年間中國企業的遞嬗與發展,以及中國在世界商業史中的地位。原本副標題要開放給吳曉波的聽友們提案票選,後來似乎都不甚滿意,最後是北大國發院的周其仁教授賜名,思來想去,似乎挺適合用來描寫這十年的發展,於是以此為副標題。而書封面上的「激盪」二字,還是知名經濟學家張五常的題字。 

2018年3月9日 星期五

[Capital] 《巴菲特寫給股東的信》



上個月巴菲特的 Berkshire Hathaway(NYSE:BRK.A、BRK.B)公告了 2017 年的年報,巴菲特會在每年的年報裡頭闡述過去一年來 Berkshire Hathaway 做了哪些事情,並且發表他的看法(事實上,所有上市公司的管理層都會在、也必須在年報裡說明過去一年的經營狀況),像是老朋友來訪那樣,所有巴菲特迷幾乎都會搶在第一時間把這封「信」讀完,就像朝聖。 

我不是巴菲特迷,也沒有投資美股的經驗。當然,作為一個金融從業人員不可能不認識巴菲特,但是不敢說是粉絲,只敢說有零星的了解罷了。這本去年增修再版的《巴菲特寫給股東的信》,編者 Lawrence A. Cunningham 將歷年巴菲特寫給股東的信件以及他零星的著作提取出來,分門別類地編著成這本書,作為理解巴菲特投資及經營哲學來說,是相當有系統的入門讀物。 

我們可能都耳熟能詳巴菲特的一些投資理念,包含價值投資、耐心等待投資時機出手、複利的力量等等,但是,在這樣思想指導下的巴菲特,或者說是整個 Berkshire Hathaway 是怎麼執行、貫徹巴菲特的投資哲學呢?我想,這應該才是真正的技術含量所在,卻是一般人不容易親炙的場域。 


2018年2月18日 星期日

[Bridge] 世代交替

(影集《Star Trek: Discovery》劇照)


Star Trek 的新影集《Star Trek: Discovery》第一季落幕,製作團隊很懂得星迷的心理,安排企業號(USS Enterprise)與發現號(USS Discovery)會合的一幕作為季末的亮點。 

這一幕應該會讓所有星迷熱血沸騰,作為衍生劇的發現號終於與初代企業號(The Original Series, TOS)產生影集開播以來最強的連結。於是我更動了很少更動的臉書封面照片,換成這張劇照,除了熱血之外,對我來說,這樣的安排更是一種世代交替。 

既為科幻劇,當然另一方面也因為後續劇本在原作之後不斷創作與衍生,在劇集裡頭的世代交替不必然要遵守時間線上的方向性,而在 Star Trek 的時空裡,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世代交替場景有三場。 

2017年7月12日 星期三

[Balance] 《誰把音樂變免費》



「我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 成龍,2004

我真的忍不住不去引用成龍的這句名言,MP3 這個簡短的名詞、縮寫、副檔名對我們這代人來說是一個再熟悉不過的東西,尤其在人手一台智慧型手機的年代,每個人的手機裡都有裝載一些 MP3 格式的音樂或有聲書,而至於每人手機裡的 MP3 中有多少是合法、多少是侵害著作權的非法下載?各自心裡都有數。

仔細回想起來,MP3 作為一個符徵,標誌的是整個世代幾近「聯合」的全球共犯結構。

有些人覺得微軟的 Windows 作業系統一套近萬元,對窮學生來說,有極大的盜版誘因。但一首樂曲換算單價可能約略在 1 塊錢美金不等,整個世代的人卻樂此不疲、甚至「光明正大」地盜版,想想還真的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而多數人竟然早已習以為常,完全不會有任何一丁點良心上的不安。

這本《誰把音樂變免費》從 MP2、MP3 格式的確立、風行開始講起,發明 MP3 格式的德國工程師雖然在爭奪影像壓縮技術標準上落敗給 MP2,但後來卻發展成全球風行的音頻壓縮格式。也講到 90 年代唱片業的黃金年代,唱片公司的兼併帶來的超額利潤,隨後急轉直下突然變成了艱困行業。

而到今天,人們像轉開水龍頭般地打開手機上的 app,串流技術成為拯救音樂產業的微小希望,而唱片本身早已不像從前那樣,是唱片公司的主要營收來源,而成為愛樂者的收藏品、細水長流的長尾理論,甚至,現在也越來越少人囤積 MP3。

經歷過這一整個時代變遷的我,在書店看了序言後就毫不猶豫地刷卡付錢(中譯本定價不便宜),GoodReads 網站評分 4.21 分算是讀者反應相當優良,作者 Stephen Witt 與我是同一世代的人,肯定也是個愛好音樂者,除了如數家珍地標示每個被「盜版」的暢銷專輯,也從使用者的角度,詳細地檢視了壓縮技術的進化與音樂產業的變遷過程。


2017年6月28日 星期三

[Bridge] 《與鯊魚游泳—深入倫敦金融圈的秘境旅程》



作為一個在外人泛指為「金融業」的從業人員,看到這本書最大的疑惑,便是作者為什麼要針對倫敦金融城裡的投資銀行從業人員進行田野調查?並且用了《與鯊魚游泳》這樣的書名(英文書名也是《Swimming with Sharks》),是出於好奇?職務上的必須?還是為了咎責?

這是一本始於 2011 年、終於 2013 年的寫作計畫,作者 Joris Luyendijk 是一名荷蘭籍的記者,透過與號稱上百名倫敦金融從業人員的訪談中,以外行人的角度逐步解構金融業—特別是投資銀行圈—的行業生態。作者進行這個計畫的部落格文章,可以在英國衛報(the Guardian)的網頁上讀到

2011 年是金融海嘯過後,全球經濟大致回穩的年代,許多在金融海嘯裡被裁員解僱的人陸陸續續回到工作崗位,當然也有些人因為有了高額退休金,得以過著悠閒的退休生活。無論業內、業外人士,開始了回顧、反省這場災難成因與追蹤。

例如書中多次提到前高盛(Goldman Sachs)的執行董事(Executive Director,我實在很不喜歡這種翻譯法)Greg Smith 在 2012 年投書紐約時報的著名文章《我為什麼告別高盛》(Why I am Leaving Goldman Sachs),彷彿靈魂與金錢總是無法兼得。

不少也讀過這本書的同業朋友讀完後幾乎都有相似的感想:「啊!原來我做的工作這麼討人厭啊。」但多數人卻也沒有打算辯駁的意思,畢竟金錢是使人異化(alienation)的元兇,更何況是專門從事買賣金錢的行業及從業人員?

雖然金融海嘯的 Ground Zero 及重災區是紐約,然而身為全球金融中心前三名的倫敦自也無法置身事外,透過 Joris Luyendijk 的筆,我們發現全球的(投資)銀行人似乎有許多共同特質,如同全球化下自由流動的資本,流淌在世界上每個(投資)銀行人的血液之中。

其中倒是有幾點可以與大家分享

2017年6月8日 星期四

[Capital] 《銀光盔甲》



一大早就有朋友傳這本新書訊給我。

我曾經只有那麼一回跟著當時的主管與當時還是德意志銀行台北分行總經理吳均龐在同一會議室開會,印象中就是個一直對你笑讓你心裡發寒的「奸商」,吳總可以上一秒還在跟你說笑話,下一秒就正色問你極為尖銳的敏感問題,令人難以招架。

當時我買了他寫的前一本書《Money Game:金錢遊戲》,得知吳總是台大交響的大學長,多了點親切感。這本書雖然是第三人稱觀點的中篇小說,但是可以讀得出來,內容其實是吳總個人從業的經驗回顧,以及故事主人翁「程風」如何對付職場上那些混蛋(主要是歪國人)的手段,闡述美式資本主義下的金錢及職場遊戲規則。

從事企業金融工作的好處之一,就是能看到形形色色的人,面對金錢、資本,人類異化或反制的故事,有的感人、有的令人無言,多數的時候沒辦法說,剩下的,只好等退休的時候再講,就像這本《銀光盔甲》

這幾年台灣的銀行業開始變得動蕩不安,不少年齡還不算老的前輩申請退休,除了因為資金氾濫使得傳統銀行業務變得沒有辦法像過去一樣好賺之外,日益提高的遵法成本使得大部分的從業人員發現,從事這個行業,除了錢難賺之外,還挺容易被抓去關。這或許一個外商銀行的(前)總經理經年累月不得不隨時隨地提防謹慎所培養下來的行事習慣。

後來又有一次機會又因為某一案件必須與德意志銀行進行交易,但三方對於某個交易風險掌控點多所爭議,據說後來是在去電給吳總經理,得到不會出賣交易對手的承諾之後,這場交易才得以順利完成,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一言重萬金吧。


相關連結


2017年5月26日 星期五

[Capital] The Wizard of Lies




對那些在 2008 年金融海嘯之前就入職的金融從業人員來說,馬多夫這個字眼彷彿是上個世紀的事情了。

HBO 在本月推出自製電影《The Wizard of Lies》,內容敘述金融海嘯那年發生的「馬多夫騙局」,以及騙局的主人翁馬多夫(Bernard Lawrence “Bernie” Madoff)其人其事。